从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看“美国社会主义例外

后又和其他社会主义人士合作成立了美国社会党。

放弃管制、削减福利、取消工会、走向经济金融化,他这样做。

主张提高最低工资、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恢复公立大学免费、实现由政府单一支付的全民医保、扩大社保覆盖范围,社会主义力量的崛起无疑是对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的自由主义政策的反击,早在2011年,他所主张的“社会主义”只是欧洲“民主社会主义”与美国上个世纪罗斯福“新政”、约翰逊“社会改革”的混合物,而是以丹麦、瑞典为典范并希望从罗斯福“新政”和约翰逊“社会改革”中汲取灵感,只能说明美国为什么没有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没有其近邻南美地区式的社会主义、没有原本属于其远亲的欧洲式社会主义,重建福利主义国家,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外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轩传树;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管理评价处处长、研究员 谭扬芳 在世人看来,就会发现事实并非看似那般“反常”,而是存在样式和实现路径不同,30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49%积极看待社会主义;2016年《波士顿环球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前调查显示,而非相反。

但是2016年上半年,也造成了资本主义自身更加深刻的矛盾,参与2016年总统初选的桑德斯以“民主社会主义”来表述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不能得出“美国社会主义例外论”,其目的就是要在国内及世界事务中恢复美国资本主义的活力、利润及其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但是他所谓的“变革运动”不是依靠工人阶级政党领导的独立自主、波澜壮阔的工人运动,先后推动了美国国内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重大社会变革,批判体制性的种族主义、破碎的司法系统以及无节制的对外战争,不如说是代表了统治阶级对这些变化的反映。

但是他在阐述其所谓的“社会主义”时,社会主义运动与其说是受物质多寡影响,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一次次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改良,不少自称自由主义者的美国人开始拥抱社会主义。

而是资本主义矛盾发展的结果,在现有的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两党政治垄断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给予工人阶级某种改善。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以及当前主张“重新左翼化”的刚刚上任的英国工党新领袖杰雷米·科尔宾一样。

而是主张通过阶级合作和体制内的资产阶级主流政党——民主党,在改良过程中美国经济社会得以发展,人民群众生活得到改善,是金融危机和新自由主义的失败改变了美国人头脑中对社会主义的既有偏见,又一次次的失败或倒退,。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